踏古悠悠

APH/HP/基三/三国。仏英新大陆为主冷战普奥为辅/黑家真爱粉,GGAD/一世万花,杂食/魏晋,曹郭双荀丕司马昭师,其实也吃别的

假期【法诞】

假期

法诞,祝哥哥生日快乐么么哒明年我依然爱你。

作者没查资料直接写的_(:зゝ∠)_有历史BUG请提醒我我立刻改

 

 

所有建筑物和公共场所都装饰上彩灯和花环,街头路口架起一座座饰有红、白、蓝一色布帷的露天舞台,管弦乐队在台上演奏着民间流行乐曲,巴黎的街头满是迎风飘扬的三色旗,民众自发走上街头来庆祝他们祖国的生日。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或者说法兰西,现在就把自己隐藏在狂欢的人群中,跟他们一起欢呼,一起舞蹈,一起微笑,一起带着蓝白红的彩带走过巴黎的大街小巷。


等到走累了,他挥挥手告别了那个有着幸福笑容的家庭,给了那个抓着他衣角走了一路的小姑娘一颗糖果,亲吻了她的额头告诉她法兰西也爱着她们。


今天他不仅仅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更是法兰西,他的人民所热爱的法兰西。


他走到广场的一排长椅上坐下,看着人来人往,看着远处的埃菲尔铁塔,看着蓝天白云,看着往广场许愿池里投下硬币希望可以永远在一起的情侣,突然感觉世界就应该这么美好。


不是吗?这可是象征着自由民主与博爱的法兰西啊,这里是爱的国度。


所以他今天罢工也是很正常的不是吗~罢工也是法兰西的传统啊。


弗朗西斯心情不错地坐在长椅上哼起了马赛曲。


他可以想象出自家的助理会因为他的任性出了一头足以浸湿一张手帕的汗,也可以想象总理先生现在是如何的无奈,但是他比起那些繁琐的章程他更愿意把每年一度的国庆日分给他的人民。


世界上哪个国家会记得自己到底有多少岁呢?弗朗西斯也不记得,但他记得他的生日被定下来以后的日子。


他记得最初的七月十四日,一群人高举着劣质的武器冲进巴士底狱,他们高呼着自由民主与博爱的口号,他们扬起三色旗要求革命。


他记得曾经的七月十四日,他向他的皇帝单膝跪地表示效忠,而那位比他还矮的军人将他扶起拍着他的肩说他们要把法兰西的旗帜插满整个欧洲大陆。


他记得那年的七月十四日,因为王朝的复辟这一天被定为了“国耻日”和“杀人犯的节日”,他在街道上看不到曾经的欢乐,只能换上繁琐的礼服回到宫殿参加国王的宴会。


他记得重来的七月十四日,一个月前议会刚通过七月十四为国庆日,他被一群人簇拥着祝福生日快乐。


他记得1940年的七月十四日,他在伦敦检阅了名为“自由法国”的军队,他看着那些有着坚定眼神的士兵们,突然觉得他从未那么思念过巴黎、从未那么想回到巴黎。而他的将军扭头,用同样坚定的眼神告诉他:我们会回去的,带着自由民主与博爱的信仰回到法兰西的土地。


他记得1941年的七月十四日,他在非洲和普通士兵们挤在一间帐篷里,跟他们一起吃着粗糙的食物,不知是谁主动哼起了马赛曲,然后他们都哭了。但他们还是微笑着祝他生日快乐。


他记得1945年的七月十四日,他们从诺曼底一路向前,所有人都看到了回到巴黎的路,他突然觉得他离开巴黎不过区区五年,却好像度过了五个孤独的世纪。


他记得这些年的七月十四日,从Trocadéro花园到埃菲尔铁塔下,一路都能看到燃放的烟花。音乐晚会还会邀请一些世界著名的音乐家前去表演。人们在铁塔下唱歌跳舞,巴黎的各大餐厅、咖啡厅、饭店也彻夜不休。在音乐晚会之后,将举行当晚的最隆重的活动——焰火晚会,巴黎的上空将变成一片璀璨的海洋。在焰火晚会结束后,将会举行埃菲尔铁塔灯光秀表演作为谢幕。巴黎城中的喧闹将持续彻夜。他会在那篇繁华中随便牵起谁的手,开怀大笑。


他记得,所有的一切他都记得,他的历史,他的曾经,他的过去与未来。


这是一个快乐的日子。


弗朗西斯站起身,他或许应该去他的香榭丽舍大街检阅他的军队了。


法兰西一如既往,辉煌和荣耀与他的自由民主博爱共存。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