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古悠悠

APH/HP/基三/三国。仏英新大陆为主冷战普奥为辅/黑家真爱粉,GGAD/一世万花,杂食/魏晋,曹郭双荀丕司马昭师,其实也吃别的

听了一首歌,突然想起一个故事

记得初入剑三,因为喜欢蓝色入了纯阳宫。懵懵懂懂地做任务,20多级的小道姑认认真真地做升级任务。我蹲在地上庖丁刚刚打死的狐狸,突然有人轻功飞过,我只看见那个莹蓝色的轻功特效,抬头,忍不住点了他,忍不住拜了他为师。他没有告诉我他不过是回来做个门派任务,却是捡了我这个徒弟。

我买了服装商的衣服跟他吐槽衣服难看。我当时只会做任务。我在寇岛打不过精英怪问他能不能帮我,他说他马上去,然后帮我大杀四方,我们在一地尸体中截图。

他带我刷无盐岛,我只会跟随,打到一半他停下来对我说你看着点自己的血,实在不行自己也要落山河啊,我才发现地上有一把剑一个绿圈。

当时还有技能熟练度,我60级还是在洛道,被红衣教打死,他从副本中出来抽空问我怎么在洛道,我傻傻地说做任务。他飞去了巴陵,一会儿后拉我过去。我调了下视角,一不小心从柱子上跳了下来掉了半管血,他问我为什么下来,我没敢告诉他是自己蠢,只说站在那里不习惯,现在想想…………那么高的柱子,他跳了那么久为了拉我上去看个风景。我们在巴陵的大树旁截图,我蠢,半天也爬不上树,他说那算了我们在下面截图吧。我那时不会ctrl+u,截图还带着边框框,发给他他也不说话。

他自己建了一个帮会,我偷偷把自己的帮会退了,然后做师徒任务切磋完让他加我,那个小帮会不过十几二十个人,15分钟神行都没有,我待的很开心。

五毒任务打大毒尸我打不过,找他,他过来后帮我打了,我打完坐跟他说师傅你的衣服好难看啊好像展昭hhh,他收了剑,问我那哪件衣服好看,我说之前你穿的那件道服挺好看的,他默默脱了新换的装备,穿上了破军的校服。

他带我刷怪,打空了蓝坐在地上问我以后修什么内功,我不懂,看了看自己的技能栏说紫霞吧。他叹气,说可恨为师当年不是气纯啊,不然装备就能留给你了。说完站起来切了气纯说走吧,还是紫霞刷怪快一点。

他在游戏中问我有没有拿到伞啊,我傻傻地问什么伞?他沉默,然后说来YY吧,为师送你个礼物。我去了,他送了我一把蝶恋花,我拿着那把紫色的伞很高兴,花了几个小时在融天岭截图。

他看着我的装备说徒弟以后学着做茶馆啊,你快毕业了要攒帮贡啊。

开了90,他花了一个晚上升级,第二天上线我说师傅你升级好快,他说嗯,花了一晚上升的。我到了80级高高兴兴地告诉他我80了,他说恭喜,然而现在90满级。我嚷嚷要打他,他说没关系啊,以后为师还能带你。

后来他收了新的师妹,我看着师徒栏突然慌了,后来他把自己建的小帮会散了,自己去了师妹的帮。我彻底慌了。

后来,拉我入坑的亲友被三了,A了。我三次元的朋友在另一个区说要我过去练个奶花,我默默去那里练了个花萝,只因为当时天真,信了所谓花羊cp。

后来我升学,A了。

再后来,我的花萝练起来了,再没回过那个区。

再后来,我在贴吧看见一个【说说你们师父ID看看世界有多小】的帖子,我进去了,翻了不过十几楼看见了他的ID。我高兴地说那也是我师父啊,层主说你是我那个毒姐大师姐吗?我愣了……突然连打上一句“不是”的勇气都没有了。

他现在的徒弟不是我,也不是我那个师妹。

我还是喜欢纯阳的雪,却再没勇气去练个道姑,更没勇气回到那个区,打着那把蝶恋花再去融天岭。

现在我喜欢收集伞,几乎每把伞都有。喜欢刷悦,七秀声望刷到尊敬也没有悦,溪雨装都刷齐了还是没有悦,可我还是继续刷。

我会去蹲道长,却是站在那个布满白雪的山间小路蹲。我喜欢破军道长,即使现在已经没几个人穿了。

现在想想,我不是在蹲道长,我只是在那个白雪遍地的山间小路上等一个道长轻功飞过,翩若惊鸿。

可惜在这个山间小路的,不再是那个蹲着庖丁穿着一身入门装白衣蓝袍刚入门的小道姑,而是一身黑衣的小花萝。

即使他在这个服,即使他还是玩道长,即使他还记得我,即使……他还是用着那个明月清风一般的ID,他看见我,也不会再认出我。



歌是b站上看到的,av4597268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