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古悠悠

APH/HP/基三/三国。仏英新大陆为主冷战普奥为辅/黑家真爱粉,GGAD/一世万花,杂食/魏晋,曹郭双荀丕司马昭师,其实也吃别的

Always【dover日贺文】

Always

小透明的dover日贺文,哎嘿,我爱新大陆,我爱梅格~

今天是亚瑟和弗朗西斯的结婚纪念日,然而在五个小时前主角之一刚好被另一位主角赶出家门,甚至升级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说真的我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不能好好谈谈的。”阿尔弗雷德看着坐在沙发上依然没消气的亚瑟,很无奈地扶了下眼睛,“你们这么多年都这么过来了。”

 

“你个小鬼懂什么?”亚瑟一手端起茶杯,另一只手把报纸抖得哗哗作响,“我只是看他可怜,而且之前你和梅格没有成年,我不能让你跟那个混蛋滚混,更不能让梅格跟着那个混蛋过。”

 

“所以我们现在成年了你们就要离婚……?”阿尔弗雷德噎了一下,“老天,亚蒂,你这理由你的妖精朋友们相信吗?”

 

亚瑟手里的红茶差点撒到报纸上,因为他听见他的妖精朋友们围在他周围说着各种话,而作为一个长辈他又不能再阿尔面前跟妖精们吵起来,所以……

 

“阿尔,你今天吃早餐了吗?”放下报纸一个和蔼的笑。

 

“……谢谢关心我吃过了……亚蒂亚蒂hero错了你别进厨房!Noooooooooooo——”

 

 

 

 

“我有些不明白,您或许可以和dady好好谈一下?”玛格丽特坐在咖啡厅里认真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毕竟今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不是吗?”

 

“oui,的确是这样。”弗朗西斯喝了一口咖啡,放下手中的杂志微笑的看着梅格,“我有想过跟他好好谈谈的。”

 

“然后呢?”梅格追问。

 

“如你所见,他不仅把我赶出来了,还更进一步威胁要离婚。”弗朗西斯耸了耸肩,“梅格,我甚至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那个英国佬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或许您可以好好想想?”梅格有些艰难的维持着微笑,“我知道您和dady 经常吵架,但你们还是相爱的不是吗?”

 

“……唉,爱情,永远如春日繁花秋风落叶。”弗朗西斯仰天长叹。

 

“请您不要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甜心你太让我失望了。”弗朗西斯挤吧出两滴眼泪来,“你可是我的宝贝女儿啊,你可是弗朗西斯的女儿,你怎么能连这么简单的比喻都听不懂?”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的父亲一个是自由摄影师一个是律师,没有一个是诗人或者作家……”梅格很无奈的看着他,叹了口气,“说真的,papa,虽然我知道dady有时候脾气很差(弗朗西斯:甜心你果然是我女儿跟我想的一样)但是(弗朗西斯:没有但是。梅格:听我说!)我并不觉得dady会无缘无故的对您发火……甚至闹到这种地步。”

 

“我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弗朗西斯摊手,“甜心,作为一个父亲,我劝你以后最好不要跟英国人交往,英国籍都最好不要。”

 

“我的事情目前还不如您的重要。”梅格终于忍不住掏出手机划出一个界面递给弗朗西斯,“我觉得您或许可以和dady解释一下这个。”

 

弗朗西斯结果手机,界面上硕大加粗变红的文娱新闻标题“摄影师弗朗西斯与神秘女友订购钻戒!”,配图是弗朗西斯和一个栗色单马尾女孩一起出现在珠宝店的照片。弗朗西斯一身得体的西装笑得温和,女主角挽着他的手臂看起来一副天真活跃的模样。

 

“哦~这照片拍的真烂。”反复看了几遍后,弗朗西斯把手机还给梅格,只评论了这么一句。

 

“请您不要用专业摄影师的水准去要求小报的狗仔记者。对他们而言只要能看清是谁就够了。”梅格收起手机,无力地提醒,她顿了一下,“您不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弗朗西斯耸肩,“我觉得你应该能认出那是爱丽丝——基尔的准弟媳。”

 

“是的,所以dady更生气了,他说您连兄弟的弟弟的女人都不放过。”

 

“……哥哥我看起来有那么饥渴吗?”

 

梅格看着他不说话。

 

弗朗西斯看着她,有点发愣:“……甜心,你不会……?”

 

“鉴于之前dady已经出差两个月了,我觉得……您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您之前可是有前科的。”

 

“什么前科我怎么不记得甜心你不能这么怀疑你的papa啊?!”

 

“就是之前那次,没记错的话您趁dady出差的时候请罗德里赫先生来我们家教我钢琴,期间对他动手动脚然后被基尔叔叔直接揍到了医院。”

 

“那可是你八岁时的事了你的记性真好……”弗朗西斯干笑两声,努力解释道,“我没有动手动脚……好吧或许是有一些……不对……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不是吗?”

 

“这个是现在时,或许还是现在进行时。”梅格敲了一下桌子,“我需要一个解释。”

 

“好吧,梅格你这副模样让我觉得你以后嫁人一定不会吃亏……好了好了别瞪我。”弗朗西斯举手投降,“我只是请爱丽丝一起去订做钻戒而已——作为和你dady结婚二十周年的礼物。”

 

梅格睁大了眼睛。

 

“爱丽丝虽然有些天然呆但是作为一个意大利人你要相信她的审美。”弗朗西斯微笑,“还有路德这个德国人画的图纸,所以我才会求助于他们。至于一起出入……请人家办完事就算不请吃饭也总要送人家回家的吧。”

 

梅格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看你这表情你是有多不信任我啊?”弗朗西斯端起咖啡微笑,“要相信你的父亲们之间的爱啊。”

 

“您爱dady吗?”

 

“当然了。”弗朗西斯回答,鸢尾色的眼睛里满是宠溺的笑意,“我永远爱他(I always love him)。”

 

“嗯。”梅格也笑了,“我相信。”

 

“所以甜心快把你手机的录音关掉啊哥哥我还想用那对戒指给小亚瑟一个惊喜来着!”

 

 

 

 

 

看着口吐白沫倒在沙发上的阿尔弗雷德,亚瑟拍了两下手,却完全没觉得心情有多愉快。

 

啊啊啊啊都怪那个该死的红酒混蛋竟然敢出轨FUCK给老子滚我才不稀罕呢……

 

亚瑟正咬牙切齿的各种诅咒,沙发上阿尔弗雷德的手机突然响了。

 

亚瑟犹豫了几秒,捡起手机,看见是梅格后犹豫着按下接通键……

 

“您爱dady吗?”

 

“当然了。我永远爱他(I always love him)。”

 

“嗯。我相信。”

 

“所以甜心快把你手机的录音关掉啊哥哥我还想用那对戒指给小亚瑟一个惊喜来着!”

 

 

 

……baka !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