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古悠悠

APH/HP/基三/三国。仏英新大陆为主冷战普奥为辅/黑家真爱粉,GGAD/一世万花,杂食/魏晋,曹郭双荀丕司马昭师,其实也吃别的

一个古风脑洞……恩,就这样

突然冒出来的脑洞,人物背景全原创。……算是,半修仙?好吧我自己都觉得背景有点混乱,反正就是古风朝代变迁,外加一些隐于世外的的道高人……吧?

我错了我错了我想写师徒QAQ我才不承认是花千骨的影响呢嘤嘤嘤



【壹】

风梦悠睁开双眼的时候正好看到顾青岚打开那扇石门走进来,看到她已经醒来,微微一皱眉却是瞬间恢复了以往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走到她床边,把手中的瓷碗往她面前一递,依然面无表情地说:“把药喝了。”

 

如果是以前,在闯下了那种祸的情况下风梦悠一定会立刻起来陪笑着接过药一口气喝个干净,可现在她意外的不想动,所以她只是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想到喉咙一阵痒痛身不由己的颤抖着弓起身子剧烈咳嗽起来。

 

顾青岚再一起皱起眉,当他看到风梦悠咳到面色潮红几乎呼吸不畅的时候终于把手中的瓷碗随手放下继而坐到床边,握住了风梦悠的右手。

 

一股温和的感觉从右手传来,风梦悠感觉自己整个人似乎都漂浮在一片温和的水中,她渐渐止住咳嗽。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睛时看到顾青岚那张依然眉头紧锁的脸,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顾青岚脸色有些不善,他低头看着侧躺在床上的风梦悠,作势便要抽回手。

 

风梦悠看着顾青岚的脸色,突然觉得更想笑了。她从第一次见到他起便似乎只看过他的脸上有三种变化,皱眉、不快、生气,其余时间统统面无表情,白白浪费了一张俊俏的脸。她突然想像当年一样肆无忌惮的调笑,可张嘴却变成了:“老师……我是不是要死了?”

 

听她这么说,顾青岚的脸色沉下几分,声音也压了下来,带上几分愠怒:“你就这么想死吗?”

 

风梦悠很想摇头否认,可她在试图这么做的时候发现现在自己的身体似乎就只有眼睛和嘴唇能稍微动动了,所以她只好反问:“老师会让我死吗?”

 

“若你老实一些不再出去乱跑,我不会让你死。”顾青岚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元气继续顺着两人相握的手流入风梦悠的体内。

 

“那我可不可以换一个问法?”风梦悠感觉身体舒服了很多,起码她现在说话不会有那么吃力了,“老师,如果我死了,你会记得我吗?”

 

顾青岚再一次眉头紧锁,他刚想开口却被风梦悠抢先一步:“老师,对你来说,我是什么?”

 

顾青岚一怔,风梦悠很开心的看到了他脸上的第四种表情,她微微动了动手指虚握住顾青岚的手,带了几分苦笑的开口:“老师,你会记住我吗?”

 

“会吗?我是这数万年来第一个找到这个地方的人,我是你漫长寿命中唯一的弟子,我是你被封印在此处以来第一个主动来到这里唯一一个来见你的人。”

 

“你不会记住我吗?我的寿命比起常人来说已是遥不可及,可对于你们而言却依然是沧海一粟朝露蜉蝣,这世间有无数像我一样的人会出现在你面前,你不可能一一记住。”

 

“老师,我明白自己能活多久,我不可能与你们一样,我甚至与安宁端木他们都不一样,我只是一个窥视天道的普通人,偶然来到这里而已。”

 

风梦悠阖上双眼,她能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聚集在那只右手上,她意外的放松下来,“老师,你还记得我曾经在邺水河畔问你你可不可以喜欢我吗?第二天我又对你说那是我前一天喝醉了说胡话叫你不要在意。”

 

“这两句话都是真的,老师,对你而言,我是什么呢?”

 

风梦悠睁开眼睛,这一次她看到的不再是顾青岚眉头紧锁的模样,她看着那副谪仙容貌一脸怔懵的模样突然觉得自己怕他怕了近两百年也应该做出一些大胆的事来了。

 

所以她十分顺应自己的思想,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撑起身抬起左臂勾住顾青岚的脖子贴近了那双薄唇。

 

沾之即离。

 

风梦悠放下手重重的摔回石床上时觉得自己的整个脊椎骨都似乎要摔断了,却是笑出了声。

 

顾青岚一动未动,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那里,低头看着风梦悠,眼中闪过一阵悲戚的怜悯。

 

风梦悠笑到咳嗽,好不容易止住喉间的痛痒平复住呼吸,再抬头看向顾青岚,一眼望进那双深沉的眸中。

 

“老师,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风梦悠沉重的呼吸着,声音却细若微丝,“我不需要怜悯,更不需要你们的怜悯。从父亲死后开始我便宣誓不再接受任何人的怜悯,我会用自己的力量去生活得很好。” 

顾青岚低头看着她,什么也没说。

 

片刻后,风梦悠抽出自己的右手,翻身背对顾青岚。而顾青岚也在同时站起来,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似乎有什么心照不宣。

 

 

 

【贰】

就着石桌上昏暗的烛火,风梦悠再一次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行装,确定没问题后长吁出口气向门口转过身。

 

“你去哪儿?”身后果不其然的传来一个熟悉而冷冽的声音。

 

风梦悠有些无奈的低头一笑,却是背对着顾青岚答道:“洛月。”

 

“你现在去还有意思吗?”

 

“我还以为老师会问我为什么要去。”

 

“……”

 

“……老师,我没有非去不可的理由,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去。”风梦悠捏紧了衣袖,带了些决绝的说道,“就像您一直守着这片五鄱湖一样,我觉得我应该守在洛月。”

 

“所以我问,你现在去还有意思吗?”顾青岚冷哼,“现在的洛月已是强弩之末,你以为你能有通天之法让他起死回生?”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风梦悠的声音有些缥缈,“试过了,就算是失败了,至少也不会有遗憾和不甘。”

 

“我不记得我教过你这些东西。”顾青岚的声音低沉下去,带了些严厉。

 

“老师的确是没教过我这些,但这不代表我不会这么想,这么做。”风梦悠突然轻笑一声,转身认真的看向顾青岚,“老师,我十三岁初入洛月;十七岁云游各地招揽天下奇才;十八岁练兵东海;十九岁执赤龙令入京阻止战王乱上之举;二十岁兴丘一战集结重兵以区区八万兵马损阻夜羽二十万重兵于兴丘城外,从此使夜羽退守涢水之外数十年不敢犯境。”

 

面对顾青岚,风梦悠一一例数自己当年的战绩,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当年的事,那些她觉得自己已经遗忘并抛弃了的事,到如今,竟然还记得那么清楚。

 

“我十六岁以一外姓女子之身封正一品凤舞长公主;十九岁被赐百媚山庄荣宠加身;二十岁被封翼亲王,代帝王鉴国摄政;二十一岁推羽肖帝登基。四十七岁重入洛月整顿军马统一洛月全境辅佐冰皇上位。”

 

说到这里,风梦悠突然长呼一口气,语调带上了感慨的绵长:“我一生,内平朝政外御敌贼,共辅佐过三任帝王,推举过两任皇子登基继位;平定过两次内乱打过四次国战;天策之名流传千古,翼王名号名垂青史。”

 

“老师,这些,是我的当初。”风梦悠直视他的眼睛,突然笑的无奈而释然,“如果我不去那里,我还能去哪儿呢?”

 

“如果我不去,还有谁去呢?”

 

“如果连洛月都没了,我还能到哪儿去呢?”

 

顾青岚看着她,低沉着脸色带了些恼怒:“……若你今日敢踏出这里半步,以后便再也别回来了。”

 

“哈……”风梦悠一手推开了石门,声音有些寥落,“老师,这话是我老爹当年说过的,在我执意要去夜羽联姻的时候。结果我当跑回去的时候他还是抱着我让我在他怀里哭了个痛快。”

 

“你以为我在开玩笑?”顾青岚死死的盯着她,藏在袖袍中的手暗握成拳。

 

“当然不。”风梦悠挑眉,“不过,如果我能活着回来,老师还会认我这个徒弟吗?”

 

“如果我能活着回来,老师能不能真的考虑一下,试着喜欢我?”

 

顾青岚懵然愣住,便是在那么一刹那,风梦悠绕过石门,不带任何留恋的向外走去。

 

“你给我站住!……风梦悠——!!”顾青岚反应过来赶忙向前两步,直到最后怒吼出声,却终究没人应答。

 

声音在石洞内无限的回响,似乎再次凸显出此地的庞大和空旷。

 

顾青岚看着那扇石门,片刻后,一拳砸在了石桌上,最后两个字从嘴唇间无力的挤出。

 

“……回来……”

评论

热度(1)